您的位置:首页  »  人间百态篇—球员阿郎



 
人间百态篇—球员阿郎


2003/09/05发表于:哥也撸视频

***********************************
由于要上班了,刚报到,很多事,同时我又无法登陆海岸线,所以直到今天才能再次贴出自己的拙作,希望各位色文爱好者喜欢。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仅以此文祝贺海岸线2周岁的生日暨中国男足冲进世界杯2周年纪念

永远朝着更高头衔努力的kuer

*********************************
c市位于中国的中部,有支甲a球队,c市的球市很是火爆,就像当地火热的气候那样,每次当主场球队新思想俱乐部迎战做客的其他甲a俱乐部球队的比赛,能容纳5万观众的体育场那个情景,真不是一两个形容词能形容得了的,现场看过甲a比赛的人大概就清楚其中的激情热烈了。

而我们的主人公就是c市新思想俱乐部中的一员,他啊,不简单,前国脚,在球队球员中可是一个领军人物。他的脾气和他在场上的表现一样火爆,说一是一,遇到队友有麻烦那是义不容辞、拔刀相助,所以圈子中人称他为「大佬」,他就是阿郎。

阿郎是前年退出国家队的,原因不是他不行,而是他跟主教练阿米的关系弄僵了,所以阿郎毅然决定退出国家队,当时很多人都劝他不要意气用事,但是如果阿郎不是这样冲动、这样说一是一的话,他就不是阿郎了。

退出国家队的阿郎回到球队还是队长,冲动火爆的脾气依然没变,他还是大家熟悉的「大佬」阿郎。

c市这几天几乎每个人见面就是「票弄到么?」,体育场这几天的售票窗口那可也是排成了长龙,为什么?因为这个周末施德俱乐部做客c市,挑战新思想俱乐部,那可是该轮甲a的重头戏,当然成为c市众多市民的关心,上至市长书记,下至普通市民,对这场比赛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关心。

而球员这边呢,也是抓紧备战了一周,上轮甲a刚结束,俱乐部没有按以往的做法让队员休息一天,而是直接拉回驻地,第二天就开始了疯狂的集训。那可苦了球员,想想本来可以晚上出去潇洒、找几个美美泻泻火,可是现在……
阿郎当然想过向领队反映,可是反映有什么用,俱乐部老总都发话了,「现在一切都是为了准备和施德的比赛,比赛完了,休息3天!」

周日,3:00pm,c市体育场内座无虚席,主队球员休息室,一群男人可是憋足了劲,想着马上进行的比赛,想着晚上更精彩的节目……

比赛准时3点30分开踢,阿郎所在的新思想不愧是集训了一周,携着主场球迷热情支持之勇,干净利落的击退了来访的施德俱乐部。

阿郎在比赛中攻进了制胜的一球,看着炮弹一样的皮球穿过施德的球门,看着皮球重重的打在球门的球网内,阿郎觉得就像自己身上的利器狠狠地贯穿一个绝世美女的下体、最后在女子的体内喷射出一梭梭滚烫的体液一样的畅快。
比赛结束队员都回到更衣室洗澡换衣服,本来鉴于阿郎他在球队中的特殊地位,他的更衣室是独立的一间,但是阿郎每次都跑到集体更衣室和他的一帮队友挤在一起,他说那才有气氛。

「困了一周,我他妈鸡巴都生茧了。」

「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干个痛快,妈的,不干通宵对不起自己!」

「打电话给kk,叫妈妈生准备准备,今晚哥几个要痛快……哈哈。」
男人和男人之间除了涉及金钱之外,我想,就是谈到女人、谈到性了。
阿郎没有说什么,但是谁都知道,晚上的活动一定少不了阿郎的参与,而且最漂亮的美美都会留给阿郎的。

洗完澡都已经快6点了,阿郎和队友陆续离开他们说是「集中营」的驻地,很多队友都是开车离开的,阿郎没有,因为阿郎的那位名主持女友刘眉会开车来接他的。

这不,宿舍门前停着一辆红色newbeetle(新甲壳虫),一个身着时尚套装、葫芦身段的白领丽人优雅的靠在车边,等着她那当足球运动员的男友阿郎。

「阿郎,怎么这么久才下来啊,我都等了半小时了。」女人撒娇的冲向前。
阿郎开心地迎了上去,一手揽着刘眉的小蛮腰,大嘴啃向女人娇艳欲滴的香唇,舌头不规矩的钻进女人的小嘴内,他被困了一周,他也想要个女人干一场。
刘眉显然受不了这样长时间的深吻,她挣脱开阿郎的嘴巴,急喘着,「受不了了,……呼呼,上车去吃顿好的吧,阿郎。」

阿郎淫笑着,「怎么吻一下就受不了了,那要是被我的大鸡巴干你,你怎么办啊。哈哈!」说着挽着刘眉走向车内。

「讨厌了,一见面就吃人家豆腐。我开车吧,你顺便在路上休息一下哦,呵呵。」刘眉打开驾驶室门,发动车子。

「对对,好好休息一下,呵呵,待会休息好之后,才能好好干你,哈哈!」
阿郎又不正经了,不过这也说出了他和她的心里话。

红色的newbeetle在高速路上飞快的向市区驶去,刚经过一场激烈的足球比赛的阿郎现在正酣睡在车上,发出重重的鼻鼾声,「鬼东西,打鼾也这么大声。」刘眉怜爱的看着她心中的爱郎。

车稳稳的停在了c市最豪华的酒店帝豪大酒店的停车场上,刘眉没有立即叫醒阿郎,她很体贴阿郎,知道阿郎需要休息。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刘眉的手机不知趣的响了,刘眉立即小声应答着电话,「你好,什么事?」

「好,好,知道了,我准时到演播室。」说完就挂了电话。刘眉刚想扭头看看阿郎会不会被吵醒了,没想到,刚拧过头,香唇就被两片厚唇强有力的盖住。
车内男女两目相对,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阿郎的手不老实的钻到了刘眉的上衣里面、爬上刘眉挺拔的双峰上,刘眉动情的扭动着娇躯,「好了,待会再弄了,……,先吃饭了,大色狼。」

「好,先吃饭,然后吃你,哈哈。」阿郎说话都带着挑逗的暧昧。

他们可是帝豪的老主顾了,所以有一间包间总是留着给他们的,而且没有他们的命令,谁都不能打扰他们。

菜很快就上齐了,看着如此美味佳肴,阿郎干脆脱下上衣,光着膀子狼吞虎咽起来。

阿郎肯定是饿昏了,丝毫不顾吃相;刘眉呢,痴迷的看着阿郎狼吞虎咽的样子,自己呢,倒吃的很少。

酒足饭饱之后,阿郎这才想起身边这位待折的雨棠。喝了点红酒的刘眉,双腮透着粉红的诱惑,丹凤媚眼、娇艳欲滴的双唇让阿郎唤起沉积7天的淫魔。
「来,帮我吹吹。」阿郎一把把刘眉拉到身边,用手按下她的头,阿郎对女人一向和他在球场上的作风一样野蛮和霸道。

刘眉显然也熟知阿郎的性格,她乖乖的半跪在羊皮地毯上,俯下身子,张开小嘴,含弄起阿郎早已涨得粗大的肉棒。刘眉很有经验的从肉棒的小蘑菇头一直舔弄到皱皱的阴囊袋,玉手用力的把包皮往后翻,把胀大的紫色龟头完全突立在阴茎前,她很有技巧的含弄着、舔着,马眼,褶皱地带都一一用心的舔弄;纤纤小手则稍稍用力的按摩着阿郎丑陋的阴囊。

阿郎很享受刘眉这样的含弄,湿热的感觉带给他下体更加膨胀的冲动,他不满足于此了。他双手按在刘眉的后脑,粗暴的前后摇动着她的头,这嘴巴的套弄带给他就像是肉棒插在女人的阴道里的那样,也像是在集训基地的宿舍里他左手套弄自己阴茎自慰的感觉。

这可真为难我们这位在c市电视台知名的主持人了,娇贵的小嘴本来就是用来混饭吃的,没想到还要用来服侍这些臭男人。粗大的肉棒在刘眉的嘴里横冲直撞,她根本不能咽下口水,任由口水随着肉棒的出入流淌在她的嘴角。

刘眉受不了阿郎这样的粗鲁,她小手撑在阿郎的腰间,尝试无助的抵抗。一直是刘眉引以为豪的嘴巴此时不再是电视上那个游刃有余的名嘴,她只能发出「呜……呜,滋滋滋滋」的声音。

看着刘眉口水肆虐的流淌在嘴角、涨红的鹅蛋小脸吃力的样子,阿郎松开了按在刘眉头上的手。没有了粗暴的推动,刘眉马上急促的喘了几口粗气,「死人啊,这么粗鲁,咳咳……」

刘眉干脆瘫坐在羊毛地毯上。

「哈哈,你要知道,我是7天没有和你干了啊,哈…」阿郎从来都是那样的直接。说完,阿郎抱起坐在地上的刘眉,一下把刘眉抱起抛到墙边的大沙发上,「小眉,我来了。」

还没等刘眉缓过神来,阿郎就一个饿狼扑食,整个大块头压在刘眉娇柔的身上。

阿郎做爱的时候都是他占主动方,从来不花哨,很少什么前戏,都是直接进入主题,就像他踢球的方式,每一个动作都是最直接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一扣一转,发力,直冲,看见球门,拔腿就抽。因为他信奉「强者生存」的信条,他要用最强有力的武器攻击对方,要把对手,无论是场上对手抑或床上对手,他都要干到对手屈服饶命。

阿郎一个大手直接探到刘眉短窄的职业套裙里去,摸索中碰到了第一个障碍物——连体裤袜,大手没有停止一刻,一下就扯下这个碍事的裤袜,「说了多少次了,以后不要再穿什么裤袜了啊!」阿郎就像在球场上作为队长的他向其他队友发号施令一样,命令着身下这位楚楚美人。

刘眉喏喏的应答着,其实她何尝不想快点直接了当,一个星期没有和这样强壮的男人肌肤相亲了,她很喜欢阿郎身上那股她其他男性朋友身上没有的味道,她喜欢阿郎强壮有力的臂湾,宽大结实的胸肌,她更喜欢在别的男人身上享受不到的强有力的冲击,那打桩机般的不停的抽插,那饱满的充实感,那枪枪到头的快乐,实在让这位在c市不知是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的名主持人神迷陶醉,甚至可以说是上瘾。

刘眉的一手爱抚着阿郎结实的胸膛肌肉,一手解开自己裙子的拉链,「郎,慢点,……,脱下裙子先……」

阿郎也觉得这条短窄的套裙实在可恶,他快速褪下裹在刘眉腰下的短裙,然后就只剩下一点点布料做成的粉色的蕾丝情趣内裤。这少少的布料显然完全包不下刘眉肥嫩的阴埠,曲卷的阴毛散落在内裤边上,倒三角边上的那块布料被渗透的淫水浇湿显得格外鲜艳。阿郎不愿意在这块地方花费更多的时间,他的手掌毫不费事的把内裤边扯烂,他连脱内裤的时间都不想浪费。

「啊,怎么把人家的内裤都扯烂了啊,待会我怎么上节目啊。」刘眉看着这样粗暴的阿郎,知道撒娇是女人的武器,「不行,你要赔,你要赔!」

阿郎没有理会刘眉的矫情,他的恶手继续粗暴的解着刘眉上衣的扣子。刘眉担心上衣也被阿郎扯坏,连忙自己帮手解开扣子。

讨厌的扣子完全被解开了,白嫩的肌肤让人目眩,粉色的蕾丝胸罩完全掩盖不住刘眉傲人的34d的酥胸,阿郎没等刘眉把衣服脱下就把魔爪爪向那欲出还出的丰胸,坚挺饱满的乳房阿郎一个大手也不能握住,阿郎粗鲁的把碍事的胸罩向上推,两个玉兔马上活泼乱跳的出现在眼前,阿郎的大嘴像是蜜蜂见到花蜜一样含弄着刘眉那对丰挺的豪乳。

刘眉喜欢阿郎带着可以容忍的粗暴的样子和她做爱,她的娇躯需要安慰,她的小穴需要充实。刘眉细长的手指在阿郎的下体无比撩人的婆娑着,她爱抚着那根令她爱恨交加同时又摆脱不了的是非根,感受着它阵阵挑动是那样的有力,感受着它充血的青筋是那样的明显。

「啊……呃……」,丰挺的酥胸被阿郎左右开攻,刘眉发出低沉的呻吟。她带醉的呻吟声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醉倒,但是她不想阿郎此刻真的醉倒,她需要阿郎疯狂的爱她。

爱一个女人就要给她最有力的证明,而最有力的证明就要靠男人身上最有力的武器,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你的那根肉棒。

刘眉的手心感受到肉棒亢奋的硬度,而她自己的小穴则像个滴汁的水蜜桃,任君采摘。

做爱时,阿郎没有多余的话语,行动是最好的花言巧语,这跟他在足球场上比赛时那份张狂的作风完全截然相反。

阿郎扶着自己的肉棒对准刘眉黑森林里的那条小溪的源头,腰部一挺,整枝肉棒完完全全进入到刘眉紧窄的蜜道,刘眉娥眉紧皱、娇躯不禁颤抖,动情的发出「啊」的一声呻吟。

这一声「啊」,就像是比赛开始裁判的哨声,哨声代表了比赛正式开始要全身心投入比赛中去,而这一声「啊」则代表了他要开足马力大干一场同样也要全身心投入的肉欲大战。

阿郎整个人靠在刘眉的颤抖的娇躯上,双手撑在沙发上,腰部上上下下的动作像部打桩机一样不停的抽插;刘眉半躺在沙发上玉手安抚在阿郎结实的胸膛,昂着头、秀发乱舞、小嘴微张发出诱惑的呻吟,「啊…嗯,……用力…用力…
…郎,你……你好厉害……我,我爱死你了……」

肉棒在刘眉那块肥田上不辞辛劳的耕作着,肉壁上的嫩肉用力的吮吸着肉棒的每一寸,龟头重重的砸向蜜道深处,阿郎每一个抽插都是那样不留余力,利器毫不怜惜的贯穿身下这位被肉欲征服的女人。

「啪啪……」每一次性器的撞击都发出这样的响声,这声音让阿郎感到很亢奋感到无比快意,这就像是在场上他和对方球员对脚时听到「咔嚓」一声就知道对方至少要停赛2轮所带来的快感,这让他以更快的速度做着活塞运动。

刘眉的小穴有刚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如鱼得水,阿郎肉棒带来的充实的快感和性器撞击的阵阵痛感,都让她感到痉挛。每一次抽插的肉棒短暂抽离她体内所带给她难受的空虚感,都让她难受得想哭,都让她挺动起自己的腰肢奋力迎合下一次重重的撞击,她希望这样的空虚不要太长时间,哪怕只是一抽一插那么短的时间也不希望。

强烈的快感让阿郎感到窒息,开着空调的包房也无法让他的欲火冷却,紫色龟头一次又一次的被刘眉的花心强吻,紧绷的阴茎被刘眉紧窄的肉壁挤压,阵阵快感通过大脑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散播,阿郎看着压在身下的这个已完全沉浸在快感的海洋中的半裸美女,他手掌托在刘眉的玉臀上用力把刘眉整个娇躯抱了起来。

一下子后背失去了倚靠,整个人凌空被抱起,刘眉双手灵巧的搂住阿郎的颈部,修长的粉腿用力箍在阿郎的腰间,可是小穴还是没有和阿郎的肉棒分开,「郎,……你好强,……干我……」

阿郎有力的双掌托住刘眉两根细长玉腿,小腹挤压着刘眉平坦的腹部,肉棒再次在刘眉的小穴自如抽动。刘眉双腿被分开,整个臀部相当于坐在阿郎的肉棒上,这个姿势男的需要有足够的力量和强有力的腰部才能抽插自如,而阿郎就是喜欢这个做爱姿势,这样能让他控制女人而自己也能更占主动位置。

刘眉丰满圆润的屁股承受着阿郎凶猛的抽插,一点反击的余地也没有;阿郎有力的双手还在火上加油,随着肉棒每次的抽插他就推动着刘眉的腰肢「主动」
迎合,「啊,……喔……爽,……来啦……来啦……」刘眉蜜道一阵的抽搐,她不需要阿郎的推动,而是自己奋力摇动自己的腰肢加快迎合的速度。

阿郎也感觉到刘眉的需要,抽搐的蜜道更加有力的吮吸着他的肉棒,阿郎更是加快抽插速度,狠狠的向前撞击。

很快一股暖流就从刘眉蜜道的深处一涌而出,刘眉娇躯无助的绷紧,脚板强烈的绷直,「啊……」她高潮了。

高潮后的无力让刘眉整个人趴靠在阿郎的身上,「郎,……嗯………你好强啊……」

看着怀中的美女无力的瘫软在自己身上,阿郎没有停下自己抽插的动作,「我还没进球呢!」阿郎的习惯是把在女人阴道射精称为进球,这样的球进得比在球场上进的球多多了。

阿郎把还沉迷在刚才强烈快感的刘眉放到沙发上,还把她整个人翻了过来,他要从背后开垦刘眉的肥田。肉棒很容易就进入到刘眉的小穴,阿郎伸手抱起刘眉的前胸,双爪肆意的揉搓刘眉垂吊的笋乳,腰部继续用力做着活塞运动,身下的刘眉无力的任由阿郎玩弄,连呻吟声都慢慢被两人的性器撞击的声音所掩盖。
「啪啪……」阿郎不知疲倦的抽插着,毫无技巧可言,每一次都是深深的刺进刘眉的体内,蜜道挤压肉棒带来的快感让阿郎不知不觉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肉棒上爆裂的青筋更是凸出,每一次抽出再刺进的时候,洞口窄紧的嫩肉用力的吞噬着紫色的龟头。

很快阿郎就觉得龟头冲动的挑动,他知道该是拔腿抽射的时刻了。就像是决定场上胜负的射门,阿郎都是拼尽全力,然后享受胜利的快感。

阿郎抓在刘眉两团丰乳上的手不知不觉加了几分力,抽插的频率明显加快,阿郎要射门进球了!

临门了,龟头骄傲的挑动喷射出滚烫浓郁的精液,一股一股奋力射向阴道深处;刘眉的花心被一阵阵的热浪侵袭,热浪扑打到花心,带给了她再次的高潮,「呃……」她再次迎来全身禁脔。

喷井后的阿郎整个人压在刘眉娇小的身躯上,大口大口的呼着热气,「爽,几天没那么爽了。」

可怜被压在身下的刘眉全身没有气力,更不用说推开身上这个大块头的重压了,「讨厌了,……别压皱我的衣服啊,……待会还要上节目呢。」

阿郎喘了几口粗气之后翻身就躺在沙发上了,半软的肉棒也离开刘眉湿漉漉的肉洞;乳白色的液体溢出刘眉的洞口,顺着圆滑的臀肉流淌着,多么淫靡的一幕啊,一个是出名的足球运动员,一个是知名主持人,都是赤身裸体的躺在沙发上,被人看见那又是一个多大的新闻热点啊。

阿郎大手一挥,「啪」的一声打在刘眉的玉臀上,「爽吧,是不是受不了了啊?」

刘眉迷迷糊糊的呻吟着,「嗯……受不了了,……太爽了……郎,你是最强的……」

正在这时阿郎的手机响了,「朗哥,今晚有好货到场,待会到kk啊。」
「猴子啊,得了,待会我会去的,叫大伙儿玩得尽兴啊。」

哦,忘了说明kk是什么了。kk是c市最豪华最够档次的迪吧,每天晚上都是宾客满堂坐无虚席,热闹非凡啊,这kk呢是阿郎和当地几个大老板合资开的,也算是股东之一吧,所有kk也成为他们球员的俱乐部一样,只不过是见不了光的那种俱乐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