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愚か者へのスピリチュアル】【作者:翡翠天龙】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有着宿怨的九头龙男校和春日野女校的友谊赛,迎来了2对2的大将战。
  九头龙男校的大将,伏见彻;春日野女校的大将,芹浦沙智。在今年的夏季大会中,沙智在个人战,彻在团体战中都各自拿下了胜利的二人,在这个交流比赛上,在这床上,用彼此想要杀死对方的视线瞪着,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宿敌之间只需要眼神交流就已足够。

  「……我的胸围可是增加了1厘米呢。」点燃舌战导火索的,是沙智。
  「明白了吗?你已经没有赢的希望了哦。」沙智抬起了她漂亮的乳房,并弯下腰使之更加突出,彻的肉棒不由得跳了起来。

  「呵呵,我的肉棒,也可是长了2厘米了。」就算勃起了,彻也毫不畏怯,倒不如说是突出肉棒像女人挑衅一般,挺立的龟头,充满力量的肉棒,让沙智感到自己的子宫隐隐发痛,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我说了吧,渣男,最近你有赢过吗?」

  「说什么梦话呢,碧池,只是偶然获胜而已,就一直在做梦吗。」

  「……哼!」

  两个人的脸同时别了过去,各自返回到自己的角落中等待开始的信号,而学生们则对床上的代表声援助威着,或是向敌人发出倒彩,据说根据这个友谊赛的结果,将对未来一年内双方的上下关系进行决定,对他们或她们来说,这是具有比正式大会还要重要的意义的一战。

  铛!

  锣声响起的同时,裁判的旗帜也挥了下去,男人和女人的决战也拉开了帷幕。
  被欢呼声和怒喝声包围着,男女二人互相敌视着。

  彻将腰部重心放低,双手护住了肉棒,如果被那个胸部拦截吞吃的话……那个威力……连骨髓都能感受到。另一方面,沙智也采取了前倾的姿势,寻找着深入的时机,如果被彻的手臂拦截导致体态崩溃的话,只是会被彻找机会绕到背后接受他的蹂躏。沙智的胸部摇曳着,挤压着向前冒出。

  彻一步一步的前进着,而女方则是慢慢的向前挪动,两人的间隔逐渐缩小,彼此的脸上都冒出了汗水,不知不觉,学生们的声音也消失了,只是紧张的吞咽着口水注视着场上。

  此时,彻停下了脚步,再靠近的话,面对对方犹如雌豹的拦截就无法反应过来,只是成为全身犹如上满发条一般的火箭般敏捷的动作和胸部的牺牲品。同时,沙智也停下了脚步,再靠近的话,助跑不够,只能会被他野牛一般的身躯弹回,然后被他胯股之间的角给贯穿。

  这时,全校学生停止了呼吸。

  「哦!!!」

  打破了寂静的,是沙智,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女人的肉体,一次性的突入到比她大两圈的男人的身体当中。

  「哎呀!!!」

  男人也毫不迟疑,用护着下体的手去迎击了巨乳,揉搓着沙智的胸部。如果是相扑的话,这时候就是身体和臂力都不如的女人被弹出去了,但这时BF,女人的巨乳在两人之间摇晃着,强调着她的威力,一边表现出不输给男人胸膛厚重的震撼力,一边带给男人软化腰髓的弹力。彼此一步也没有后退,视线对峙着。
  「嗯!」

  下个瞬间,淫乱的声音响起,二人的嘴唇重叠了。

  「哧溜……」

  水声回响,舌头互相纠缠的二人,双手像是约好了一般,同时伸向了彼此的胸部和下体。突出的乳房被握住,突出的肉棒被抓住的同时,二人一边互相亲吻,一边发出喘息,这时,台下的呐喊声也传到了床上。

  沙智细白的手指,顺溜地钻到彻的肉棒的背部,抚摸着里筋,认真的根据皮肤的纹路滑动着。

  「嗯……啊!」

  彻闷声闷气的哼着,腰似乎忍耐不住一般抽动了一下。

  「呵……」

  沙智得意的哼着,进一步在肉棒上撸动着,指尖在上面站立着,但是,指尖却是在颤抖着。彻将从二人嘴唇上洒落的唾液将指尖沾湿,涂抹在了沙智的乳头上,突然传过来的黏黏的快感让女人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沙智反射性地起了鸡皮疙瘩,甚至想要将后退,这对追击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甚至可以造成攻守逆转……不过,彻也无法再进行追击。因为沙智的手戏也很有效果,让他的肉棒也剧烈颤动着。

  「嗯嗯……」

  「嗯……啊……」

  接吻很深,很激烈,绞在一起的舌头演奏出下流的声音,彻的手指,用一个对男人而言并不温柔的方法抚摸着沙智的阴蒂,而沙智的手,则以一个女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撸动着彻的肉棒,彼此的肉体,在床上互相缠绕着,完全无法动弹。
  铛!

  就在观众都以为会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宣告20分钟回合结束的钟声响起。两人的嘴唇分开,叹着气,用像是要融化对方一般的眼神彼此注视着。
  「……你捡了条命呢。」

  「啊这说的是你自己吧。」

  酝酿出像是恋人气氛的二人,在那一瞬间就变回了敌人,目光相互碰撞着散落出火花,二人背对着走回了自己的角落。

  会场的热烈气氛,二人发热的身体逐渐冷却,短短的三分钟过去了,有男生举起拳头,对彻的后背给予热烈的声援,有女生交叉着手掌,摸着沙智的背发出祈祷,很快,20分钟的比赛又开始了。

  彻再次护住了自己的胯股,以前,自己屈辱的被那个巨乳给玩弄的昏过去被KO,轻视女人的拦截,一生一次的失败,那样的事,绝不想要再次发生。沙智也再次采取前倾的姿势,美乳丝毫没有输给重力一般跳动着。同第一回合一样,互相没有机会可趁,再次对峙的气氛,让会场又回到了寂静。

  「……这个样子下去,都没办法啊。」

  但是,那个寂静,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沙智笑着在床上仰着,张开了腿。
  「用你擅长的方式,来决一胜负吧?」

  「什么啊?!你,你被我的肉棒插的昏过去的事,忘了吗?!」

  「啊,这就是你想说的吗?还是,不是在后面的话就无法放进来?」

  「啊?这样最好,这就让你想起,我的肉棒的滋味。」

  转眼间,彻就摁住了沙智的肩膀,巨大的肉棒亮出,突入毫无防备的沙智的双腿之间。

  今年的夏天,团体战决赛,沙智被彻拦截,姿势崩溃,被压倒在地然后弄到高潮,全校学生的脑海里都浮现出那个情景。

  「彻!!!」

  男生们的欢呼声响起。

  「沙智!!!」

  女生们也发出悲鸣。

  「啊啊!!」

  彻发出咆哮的同时,黑亮的逸物深深的刺入到沙智可怜的秘裂之中。

  「马上就让你高潮!」

  彻确信着胜利,用久经锻炼的腰腿使出了强烈的活塞。

  「啊啊啊!!」

  被弯曲着身子,直接在内侧从上顶到下腹,女人漏出了惨叫,沙智的眼神融化,彷徨的似乎进入了虚空一般,但是刹那间,她咬紧牙关唤回了神智,目光锐利的瞪着彻。

  「这……这种方法!」

  在彻的咆哮声中,沙智的两条腿紧紧缠绕住了他的身体,丰满的大腿夹住了他的腰,并借此将全身的力量注入到蜜肉内进行绞紧。

  「咕……」

  得到力量的蜜穴紧紧包裹着肉棒,同时又加上了以背部侵袭时没有体会到的,匀称的大腿的拥抱,以第二段活塞进行迎击的彻也不由得发出了呻吟。

  「哎呀哎呀?你怎么了?脸色变化了呢?」

  「……这只是疏忽大意而已,这经常出现的吧。」

  彻的腰部以比刚刚更大的速度和幅度运动着,而沙智也起伏着身体,扭动着腰迎接着冲击,经过充分锻炼的下腹和丰满的臀部碰撞着,发出小小的声音。
  「嗯!」

  「啊!」

  两个人发出小小的喘息,一瞬间动作都停止了,彼此闭着眼,仿佛在承受什么,同时在打开眼的时候,又露出了敌视,二人再次开始了腰部运动……

  铛!

  第二回合结束的钟声响起,两人互相深呼吸,然后互相拉动腰部……

  「呜!!」

  看到涂满了先走液的肉棒和漏出爱液的蜜穴,观众禁不住发出哀鸣声。
  「……切,你捡了条命啊,还有一分钟的话,又能看到你的阿黑颜了。」呼吸都还不畅的彻站起来,留下这么一句。

  「呵呵……你的癖好也很危险呐。」背靠着床,脸上布满汗水的沙智勉强笑了笑。

  「哈啊?你在说什么呢,我可是非常从容啊……」

  彻微微笑了笑,态度恶劣的返过身道。

  「哈哈,至少你试着进入危险状态了吧。」

  抓住了对方语言中不小心的漏洞,彻带着建立奇功的笑容俯瞰着沙智。
  「呵呵,呵呵,那样啊,真危险呢,不是你和我势均力敌吗?」

  丰满的胸部剧烈的上下晃动着,沙智一边调整呼吸一边以微笑回应着彻。
  「……啊?喔……喔……」

  直到刚才还互相挑衅对骂的怨敌,听到这认同实力的台词,彻也不由得有些出神,只能呆呆的点着头。在脸上映出羞涩的彻面前,呼吸总算调理匀称的沙智慢慢站起来,对彻低语道。

  「嘛,是『势均力敌』呢,以『你在上面的体位』。」

  「?!」

  面对微笑着的沙智,彻失去了言语,她就这样走回了自己的角落,同时像是卖弄一般慢慢摇晃着自己美丽的臀部。

  「……这个女人……」

  彻紧紧的咬着牙,像是要吃人的恶鬼一般怒视着沙智的背影。

  然后,第三回合。

  「下一次要轮到我上了哦。」

  面对不怀好意的笑着发出宣言的沙智,彻涨红了脸,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
  「还是,接下来是用我擅长的……胸部来决一胜负呢?」

  沙智巧妙的将挑衅控制在彻所能忍受的极限,她用双手捧着自己骄傲的胸部,同时扭动腰身强调着这对美乳,而彻在愤怒和屈辱之下浑身发抖,只能凝视着沙智魅惑的舞蹈。那个美巨乳的破坏力,是连骨髓都能体会到的,如果又是被夹住的话……虽说不想承认,但肯定是非常严厉的责备,无论怎么说,69的姿势都太过危险了。

  这么说来,要在骑乘位决出胜负吗……,正常位的时候,已经陷入了苦战,老实说,离高潮近在咫尺了,还是不要轻易被挑衅,冷静下来。这不是彻一个人的事,而是与九头龙男子学园全校生徒的名誉和命运息息相关,原本,骑乘位是对女性绝对有利的体位,被这样的挑衅蒙骗的男人,不是连BF基础知识都不知道的外行人,就是无可救药的笨蛋,安心,如果能在普通位决胜,然后在进入后背位……

  「哎呀,还是逃了呢?果然如此,几乎没有胜利的希望呢。」

  「……」

  彻翻滚到仰面的姿态,勃起的肉棒直刺天空。

  「即使是在骑乘位也不会被你的胸部捕捉到的,谁会在你这种毫无毅力的辣鸡女人身下高潮啊。」

  「……女人女人还是女人,辣鸡男人的词汇真是贫乏呢。」

  沙智艳丽的笑着,张开还留有露水的胯股,骑在了彻的身上。

  「可以展示一下巨乳的威力就好了……不过果然首先还是要在这里复仇啊。」
  毫无对巨根害怕的样子,沙智一口气落下了腰。

  「啊!」

  「呜嗯。」

  「哼哼……为了这一天,我充分锻炼了我的蜜穴,请好好品尝吧。」

  腹部与屁股响亮的拍击声响起,蜜穴瞬间将肉棒全部吞了进去。沙智丰满的大腿紧紧的夹住彻的腰,俯视着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咕……这女人……」

  彻咬紧牙关,以浑身的力气将腰向上顶去。在以前,就是用全力开始了对沙智的活塞运动,将肉棒深深的刺入她的蜜穴之中。

  「嗯?」

  沙智从容不迫,经过充分锻炼的膣肉,将曾打倒过自己的肉棒紧紧的捆住。
  「啊啊!!」

  被秘花搅动着的龟头传来强烈的快感,然后被重力所束缚,在蜜穴里被捆紧的肉棒,剧烈的摩擦,让彻不由得尖叫起来,禁不住想要逃走,但是逃跑的腰又会在弹簧床上反弹回来,又将肉棒送入犹如女豹的蜜穴之中。

  「啊啊!!」

  「呵呵,快要哭了呢,真的有这么舒服吗?」

  「啊……这样的东西……」

  在快感和屈辱之下彻的脸扭曲着,在他的叫喊中,脖子和双腿肌肉鼓起,无处可逃的腰痉挛着,将肉棒推向了沙智。

  「一边哆嗦着肉棒一边逞强可是不行的哟。」

  看到彻拼命的样子,沙智笑着说。那双丰满的大腿紧紧夹住彻的腰摇晃着,拼命妨碍着活塞运动。

  「男人的谎言很快就会被拆穿了哟……呐,你看吧。」

  沙智给腰部注入力量,左右扭动勒紧了脸已经歪曲的彻的肉棒。

  「啊啊……」

  彻在悲鸣声之中停止了活塞运动,身体像陀螺一般左右扭动挣扎着。

  「啊,是不是很舒服呢?已经不能忍耐了吧。」

  听到男子绝望的悲鸣,沙智全身沐浴在愉悦之中,艳然的笑了。

  「哼哼,骄傲的男人输了呢,会怎么办呢?」

  「唔嗯……谁会输给你啊!」

  彻以头和脚为支撑,腰部上顶,竭尽全力对沙智进行着活塞运动。

  「啊,还有干劲吗?呵呵呵,真是不错呢,一口气吸干你的力气吧。」
  沙智带着轻蔑的笑容,使劲勒紧了因为快感而疲惫的肉棒。彻拼命的顶着腰,而沙智则松开了夹住彻的腰的大腿,紧紧压着他的膝盖,被沙智的大腿控制,彻的肉棒无法贯穿沙智的目标,本来瞄准G点的龟头只能被湿润的肉褶揉搓着。沙智摇晃着巨乳,彻底的驾驭了彻。

  「呜啊!」

  沙智的腰做着高速而轻微的晃动,终于使彻的动作停了下来。

  「哎呀,已经不行了吗?我还完全没什么感觉呢?」

  俯视着即使咬紧牙关也无法抗拒快感并因此而扭曲的彻的脸,沙智微笑着。
  「体力还不如我,真是没出息的男人呢。」

  「你这……女人……」

  作为对男人最大屈辱的挑衅,彻大声喊着发泄着怒气,同时瞪着沙智。
  啪,啪……

  「啊,停下……」

  当沙智动起腰部的时候,转瞬间瞳孔就是融化一般的表情,同时只有喘息。肉棒被恶意的肉褶摩擦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快感通过脊柱传到脑中,炽热甜美的冲击从尖端涌起。

  「哦,要出来了吗?喂,是要出来了吧?」

  乳房摇晃着,沙智看着彻的脸微笑着。

  「咕啊啊啊。」

  「这一脸沉迷欲望的表情,腰部都不能运动,这都还想着取胜吗?」

  稍微的冲击就使彻的肉棒几乎要裂开,面对连话都说不出的彻,沙智毫无宽恕的运动着腰部。

  「哎呀,乳头这么挺立着,喏。」

  呼……

  「啊!!住手……!!」

  鲜红的乳头被吹着气,彻发出了几乎要哭泣的声音。

  「想要停止吗?为什么?」

  沙智冷酷的对禁不住漏出不情愿请求的彻道,而他的脸也被耻辱所染上。
  「哼哼……那样啊……就这么决定了?马上要高潮了哟。」

  面对沙智像女孩子一样淘气并且毫不留情的瞳孔凝视,彻已经无法回瞪了,无法忍耐耻辱的他,只能扭过头闭上了眼睛。

  「后悔吗?想要取胜而深入我的蜜穴,但在我的里面复仇不成却被反杀,只能乖乖认输。」

  面对闭上眼睛的彻,沙智毫不留情的将嘴唇靠近了他的耳边。

  「明白我变得多强了吧?是不是体会到已经无法再战胜我了?很不甘心吧?很悲惨吧?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完成复仇,似乎达到了世界上荣华之极的沙智开心的笑着。

  「是那样的……吗!!」

  啪呼。

  「啊!住手,要出来了,出来了!!」

  青年全力的一击,被女人紧缩的阴道所制服。菊花绷紧,睾丸收缩,肉棒传来了疯狂的疼痛一般的感觉,大脑似乎已经明白这是绝对无法逃脱的命运了,只是心里却不想去承认,只有悲伤和不安。

  「呜嗯,来了来了,这个龟头的膨胀,这肉棒的晃动,真的是无法忍耐的证据啊。」

  沙智摁着彻的肩膀,像是唱歌一样低声私语着。

  「这样一副快出来的表情是不行的哟,因为女孩子都知道……男生们就要来了……」

  因为肩膀被抑制,脸无法转过去,彻只能和沙智四目相对,从她的瞳孔中映出自己的脸,屈辱的眼泪,兴奋的鼻翼,以及像是撒娇一般松缓的嘴角。看到自己这样难看的样子,彻的心……终于被折断了。

  「出来了!!」

  「好啊,射出来吧,不,让我帮你射出来吧。」

  沙智眨眼之间开始扭动腰部,从腰部下面开始开始了小幅的震动,犹如死之舞踏,肉褶胶粘的裹着因为快感饱和变得完全敏感的里筋摩擦着,配合着肉棒的脉动……不,比这脉动更加快一点,就像是加速射精的步调一样。

  「女孩子可是非常清楚男生射精的情况哟,因为在男生射精的时候,女人总是冷静的观察着。」

  「出来了,呜啊,呜啊啊啊啊!!!」

  肉棒以用自己的双手绝对达不到的程度被摩擦射出精液,彻也昏了过去。
  「啊,太棒了,就在这毫无防备的高潮中,让我看着你,踏踏实实的感受我的蜜穴吧。」

  沙智的呼吸有些稍稍的兴奋,说道。

  「你的肉棒是喜欢怎样的风格呢?请全部记住吧,喏,快射精吧!」

  「啊啊啊啊!!!」

  格外激烈的腰部运动,让沙智的胸部也剧烈的跳动着,彻到达了绝顶。
  「哦……这样傻瓜一般的脸,真的好吗?你的肉棒,弱点全部露出来了哟。」
  像是确认肉棒的脉动一般慢慢摇晃着腰,沙智笑着说。而彻双目无神的看着虚空,在沙智的责备之下持续射出精液。

  「呵呵呵,感觉很舒服吗?还请继续那样思考吧,在我学习男人的事情的期间。」

  显示男人绝顶的白色旗子,老早就被一起高高举起。

  女学生们黄色的声音沸腾起来,而男学生们则是一片哀嚎,但是,彻依旧无法动弹。

  「哎呀,已经明白了呢,你的肉棒,全部,在这里面……」

  沙智的腰上下摇晃着,湿润的肉褶呈三段在头部,中间和根部紧紧捆着肉棒,接连的弹动着。第一段肉轮将龟头剥开,第二段马上刷了下去。

  「啊!」

  四肢完全脱力的彻像是触电一般跳了起来。

  「感受到了吗?你已经绝对无法取胜了哟?小鸡鸡已经放弃了哟。」

  沙智品味着体内满溢的彻的败北证明,表现出犹如女孩般天真的喜悦,同时,脸上也浮现处像娼妇一般充满了色气的笑脸,并且持续着淫乱的舞蹈。

  犹如被逆强奸一般,彻脸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就这样被沙智持续榨出精液。
  在第四次被榨出精液之前面前脱离的彻,在男生们拼命的声援之下,以绳子为支撑在倒计时之内极限的站了起来。但是……那具身体里已经没有精气的事,谁都能看出来,大量的连续射精失去了体力,愚弄一般的责备削弱了精神力……抽出三发所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哎呀,还能站起来吗?还有干劲吗?老老实实认输不好吗?」

  「还没决出胜负呢……谁会输给你这种女人……」

  像破旧的抹布一般的彻,竭尽全力虚张声势的站立着,而女豹带着无上的嗜虐笑容,转动了背。

  「……哎呀,那么,接下来,就是对你有利的体位决胜负了呢……」

  在床中央站立着,像是卖弄丰满的臀部一般晃动着的沙智道。

  「你看,你想这么做吗?上次你赢了的体位呢?好,让你来后背位吧。」
  「你这个女人,我要杀了你!!」

  彻怒声道,骄傲的巨根直接刺穿了沙智的秘裂之处,但是……现在这巨根,和之前比已经没有震撼力了。

  「怎么了?这可对我行不通哦。」

  沙智带着戏弄的笑容,扣击着自己的臀部。

  「咕呃……」

  起初彻怒涛一般的攻势让沙智也发出了喘息……但是没有持续2分钟,转眼间就气喘吁吁,失去了速度的彻的肉棒,被沙智无情的用肉壁纠缠责备着。彻满脸通红,挥动着腰打算忍受快感,疲劳难以掩饰的表露出来,而沙智坚韧的紧固让他没有力量摆脱,扭动着腰部,彻被沙智压制下去。

  「啊拉啊拉,根本没有效果哦?能在这个体位取胜吗?喂喂。」

  「哇啊……」

  面对失速的彻的腰部,沙智加速了屁股的叩击。彻几乎要闷绝,完全停止了腰部的动作。

  「已经结束了吗?这可是对男人最有利的体位了……这么说的话,实力差异已经很明显了吧。」

  「呜……闭嘴,你个卑怯者。」

  「怎么卑怯了?最初仰起的可是我哦,幸好你还没有深入,要堂堂正正战斗的话,就应该让我站起来才对啊,是吗?」

  「怎么可能,卑怯者!你这个女人啊啊啊!」

  「有空闲叫唤,不如动动腰把,看吧!」

  「呜……」

  沙智扭动着腰部,彻发出了短促的喘息,观众席都能看出他哆嗦的屁股,欢呼和悲鸣交错发出。

  「……要输了吗啊啊啊啊!怎么能输给你这种耍花招的女人啊!!!!」
  尽管如此,彻收缩着腰部,以最后的力量顶向了沙智。

  「加油哦,但是,加了油也就这种程度吗?」

  在疲劳和快感的作用下彻全身肌肉痉挛着,一边拼命动着腰,而沙智则挥动着柔软的腰肢,带着无情和从容的微笑转过脸来。

  「游戏结束了,说过的吧,已经看穿了,呐,这样的话……」

  凝视着彻的表情,沙智微微摇晃了一下腰。

  龟头被紧紧束缚着,敏感点被膣肉摩擦,这是三段缔和高速冲击结合的技能,用粗糙的肉壁像锉刀一般充分摩擦肉棒最大的弱点,彻的肉棒神经像是被电击了一样。

  「啊……啊……」

  力气耗尽,败北感和屈辱感赤裸裸的在脸上暴露出来的同时,彻看着沙智的背影,崩塌下去。

  噗嗤噗嗤噗嗤。

  「啊,忍耐不了了吧?这样的话,随时都能让你射出来哟。」

  看着依靠着自己的背,像是跑完马拉松的选手一般痛苦喘息的彻,沙智以充满了优越感的笑容从容的说。

  叮!

  第三回合结束的钟声响起,彻虽然没能站起来,但是也没输,因为沙智没申请倒计时,被辅导员抬到角落里的彻,就这样度过了短短三分钟的回复时间。
  第四回合……

  犹如被沙智拖出来一样在床上被迫站着的彻,已经是空虚的眼神。即使如此,裁判也没有停止比赛,作为九头龙男子BF顾问的主裁,和春日野女子BF部顾问的副裁,对于他和她来说交流战的胜负有很大意义,副裁带着嗜虐的微笑看着主裁,而主裁则带着祈祷的视线看着自己的门生。

  铛!

  无情的锣声响起。

  「下面是我在上面的情况了……怎么说了,难道已经不是那样的了吗?」
  应该充分锻炼的男性的肉体,被女人纤细的轻易推倒,压住。

  「呵呵,已经完全脱力了啊,就那么有效果吗?」

  「怎么可能会,我完全没有在乎啊!」

  「啊,那么,这么精神的你被我用一只手压住,就这么弱了吗?」

  「怎么可能会……」

  彻已经气力耗尽,身体怎样也无法动弹,沙智则带着嗜虐的微笑,弯下腰面对他的胯股,失去力量的肉棒在她的胸下摇曳,男人们发出了绝望的呻吟。
  「马上就要快乐了哦。」

  说时迟那时快,如同断头台一般,巨乳落在了肉棒之上。

  「哇啊!!!!」

  「哎呀。」

  刹那之间,摇晃着的肉棒,被巨乳完全吞噬压扁,像是泄了气一般,彻无力的喊道。在摇曳的胸部落下的冲击之下,像是挤扁的牙膏管一般渗出白浊。
  「哎呀哎呀,真充满元气呢,一发就击溃了。」

  沙智笑的肩膀都颤抖起来,同时站了起来,被无惨压溃的带着精液的肉棒呈现出来,沐浴在男人们的哀鸣和女人们的倒彩之中。

  「喂,站起来?还能站起来吗?」

  在男子确认射精的二本的白旗飘扬之下,沙智继续追击着,一点也不打算申请结束比赛,俯视着无力躺着地上疯狂喘息的彻。

  「还能不在乎吗?面对被乳交KO。」

  「呜……啊……」

  「还是,真的已经到极限了呢?上次能让我高潮的骄傲的肉棒,果然还是被我的女阴给榨干了?」

  被沙智俯视着,尽管如此彻仍准备站起来,他扭动着身体,以无法使唤的脚加上双手的力量依靠床立柱打算站起来,像是奄奄一息的虫子一般反复进行着动作,尽管如此还是非常的艰难,而沙智则浮现出残酷的笑容,弯下身体。

  「你看,我都等得不耐烦了呢,赶快站起来,要让我一直等到什么时候?」
  悠然绕到背后的沙智,贯穿了彻拼命往上顶的屁股……

  「呜呃!」

  中指指根都插了进去,彻倒在床上,只能抬起臀部以难看的姿势痉挛着。
  「呐,还能满不在乎的说吗,怎么样呢?」

  沙智的手指深深的刺激着彻的前列腺,彻的肉棒以可怕的气势痉挛挺立着,对于被膣肉揉搓,乳肉压溃,棒芯被侵犯的阳物来说,是太残酷的行为。

  「哇啊……」

  噗嗤噗嗤。

  不成声的悲鸣响起,彻轻易的射精了。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输给这样的男人真是不可思议呢!你那时候把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尽了吗?啊哈哈!」

  在沙智愉悦的大笑之下,彻因为屈辱和快感而颤抖着屁股,精液不断垂下。
  「呐,什么时候变成那样子的呢,要快点站起来哦。」

  沙智还是不申请结束,面对纹丝不动的彻喊着,同时采取了准备的姿势。
  看着拼命喘着气,用力踏着脚想要站起来,另外一只手轻轻滚动着的彻,沙智笑了。

  「哎呀,真是脆弱呢,就算是吵架我也要赢了啊。」

  纵览观众席上男生们屈辱的表情,沙智满足的对着彻说。

  「下面是69位吗,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了呢。」

  沙智高兴的说着,将丰满的臀部落在了喘息着的彻的嘴唇上。

  被颜面骑乘的彻痛苦的喘息着,而沙智则将彻的肉棒吞到嘴里。

  哧溜哧溜。

  「呜嗯……」

  被唾液缠绕,一口气吞下的声音回响着,彻在沙智的屁股下发出惨叫,无力弯曲的肉棒在沙智的嘴里,让彻的脚尖弯曲,仅仅20秒,融化了的肉棒被责备了所有的敏感点,尽管如此,不得不说是很好的忍耐了。

  哧溜哧溜。

  「已经不行了吗?呵呵,舌技也是我赢了呢。」

  一口气喝下无论气势和数量上都很衰弱的精液,嘴唇反射出艳丽光泽的沙智愉快的说着。当然,没有申请结束,扭转身体,看着沾满了汗水,眼泪和涎水的凄惨的男人的脸,沙智一边抚摸着喉咙一边说着。

  「下次是什么胜负呢?胸部,手指,口都输了吧?下一次是脚吗?还是用女阴来报复你骄傲的肉棒?」

  「咕……」

  被沙智屁股压溃的彻的嘴唇,扭曲的裂开了。

  「停……停下……」

  「嗯?啊?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啊。」

  沙智脸上浮现出笑容。

  像是挨近彻一样随便躺了下来,把脸颊靠近了他,同时将丰满的胸部压了上去。

  「脚,你说是脚吗?呐?」

  沙智的美腿放在了彻的胯股之间,大腿挤压着肉棒的里筋撸动着。

  噗嗤噗嗤。

  龟头异样的收缩,将精液吐出来的同时,彻终于发出了尖叫。

  「呐,想要停止吧,为什么?」

  射精之后的龟头被大腿压溃,沙智对着彻的脸低语着。

  「这是在比赛啊,没有理由的话不应该停止吧,为什么想要放弃,好好的说说啊。」

  沙智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彻屈辱的咬着牙,筋疲力尽的肉棒被充满弹力的光泽大腿欺负着,只能发出喘息。

  「已经不能……再出来了……」

  「噗,啊哈!啊哈哈哈!已经精力用尽了吗?已经承认失败了吗?」

  以鼻子能互相碰撞的距离对视着,沙智说。

  「啊……啊……我……输了。」

  「你输给我了吗?」

  「啊……啊……」

  「承认比我弱了吗?」

  「啊……」

  「认为我们比你们厉害了吧。」

  「……」

  「承认了!承认了……」

  沙智的手指抠着龟头的铃口,彻尖锐的声音响起。

  「还没有好好说哦,还想被榨出来吗?」

  「……承认了!我承认了!还请饶了我。」

  「声音很小啊!承认什么了!好好用你的嘴说!」

  沙智坐在了彻的身上,将巨乳完全的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同时大腿夹住了他的肉棒,敏感的肉棒被当做的人质,彻终于不顾一切的喊了出来。

  「九头龙男子……输给了春日野女子!!所以,我已经放弃了!请不要再积蓄了!肉棒,肉棒要坏了!」

  在女人身下苦闷,九头龙男子学园最强的男人哭叫着。

  「啊哈哈哈,喂,九头龙男子,是说的谁啊?」

  轻轻亲吻着喘息的彻的嘴唇,沙智紧紧盯着他。

  彻的心里和眼中已经完全无法抗争了。

  「是我……我就是个辣鸡!我是个辣鸡男人!!啊!!!」

  「那么我呢,是女人把?」

  「是春女……啊!」

  「春女是谁啊?」

  「芹浦小姐,最强的美少女,芹浦沙智小姐!!!」

  「『小姐』?辣鸡男人真是自大啊。」

  噗嗤。

  「啊哦哦哦!沙智大人!沙智大人啊啊啊!」

  被精液弄的黏黏糊糊的肉棒,在大腿之间被摩擦压溃,彻一边哭着一边重复着屈服的话。

  「那么说好了……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奴隶。」

  「是,是的!」

  噗嗤!

  像是燃烧殆尽的蜡烛一般,一股格外浓厚的精液从尖端飞出。

  「那么裁判,开始倒计时吧。」

  在男生们疯狂的怒吼和骂声之中,全部的希望在10秒的倒计时中被夺走,女生们的淫笑声向啜泣的男生们倾泻而来。

  比赛数日后……

  「呵呵,不用这样,现在又不是比赛,又不是真的要做奴隶。」

  「哦,喔,是那样啊。」

  放学回家的路上,彻和沙智偶然碰见,在附近的咖啡店里谈笑风生。

  和保持自然微笑的沙智不同,彻完全平静不下来,看着沙智的嘴唇和胸部,喉头鼓动,一旦和沙智的视线交汇,马上又把眼睛偏移开。

  看到那样的彻,沙智苦笑着。

  「喂,伏见……彻。」

  嗜虐的媚笑浮现,捕捉到了彻的视线。

  「这次能请客吗,如果请客的话……」

  沙智一边紧了紧制服,让丰满的胸部色情的摇晃着,一边低声私语道。
  「同时,也能欺负你的肉棒哟。」

  彻不由得翻起了白眼,下体传来了疼痛的感觉……他点了点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